快捷搜索:

今已经是消散一大半了本来太史慈其人肯定不是

不过他也对刘巴说道:“子初之言也没错,其实我与曹孟德之间的关系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我军与兖州军的关系,你们都知道,所以有些东西没,其实也不必多说了!”
 
    顿了一下后。刘备对两人说道:“援军我们是要等,毕竟如今还是三方结盟的时候。但是我们确实也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的身上,这是肯定的!靠谁。都不如靠自己!”
 
    徐庶和刘巴两人是赶紧拱手说道:“主公所言极是!”
 
    刘备是笑着点了点头,哪怕是刘备其人。他也不能免俗,肯定也是喜欢听好话。这都是人之常情了。
 
    “想必去北方和江东的信使,最后会给我们带回来好消息!”
 
    刘备一句话,明着是给自己属下两人希望,安慰两人,但是这何尝又不是安慰他自己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,说起来刘备这话,也算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了,他可绝对不是安慰两人才说的。他那是说给自己听的,当然也是给徐庶和刘巴两人听的。而且也算是他自己给自己加油打气,鼓励一下,绝对是没有问题,而且也有点儿像心理暗示似的,确实如此。
 
    两人闻言点头,头脑如他们这样儿的,还不懂自己主公的意思吗,但是两人显然都没有说破的意思。真是,那样儿去做的话,可就没有什么意思了。所以与其那样儿,还不如就这样儿装糊涂,就相当自己主公给自己两人说的,就这么过去吧。
 
    刘备最后说道:“其实派往江陵的人,我认为到时候会给我们带来好消息的,二位以为呢?”
 
    徐庶拱手说道:“主公所言甚是,属下认为,确实如此!”
 
    刘巴听了自己主公的话也说道:“主公,属下也是如此认为。不过按道理来说,这去襄阳的人都回来了,可这去江陵的,却是到如今也还没有归来,不知道这其中是怎么回事儿?”
 
   
 
    算起来江陵距离辰阳,绝对比襄阳距离辰阳更近,但是这如今去往襄阳的人都回来了,可这派去江陵的没有什么动静,这不得不让刘巴怀疑什么。
 
    还是徐庶反应快,直接说道:“主公,属下认为,也许信使是因为什么事儿而耽误了,这也说不定!”
 
    刘备听了徐庶的话,他是面无表情的,说起来他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儿。但是自己此时此刻就是有种预感,江陵的援军,肯定是快要到了。自己是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,但是应该快了。
 
    却说江陵那边儿,当江陵城中几人得知了马超大兵压境的时候,就想着派援军去武陵,不过因为没有自己主公(叔父)的命令,所以无论是太史慈也好,还是魏延和刘琦也罢,他们都没敢轻举妄动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私自动兵,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儿,你看被动防御什么的,那自然是随便,但是要带兵去武陵,在没有自己主公(叔父)的命令之前,三人可都没敢动,直到武陵来了刘备派来的信使。
 
    三人看到己方的信使,确实是汉军的人,拿过刘备的信,魏延先看,毕竟他是江陵的主将,然后是太史慈,最后才是刘琦。毕竟他可不是刘备的手下,只是刘备的晚辈,所以他作为客人,只能是最后看这信了。
 
    魏延先让信使下去,然后说的清楚,等过一会儿给他回复,不过他也言明,肯定会派援军。
 
    援军是肯定要派,但是谁去,这是个问题。魏延还是有不少考虑的,按道理来说,应该是让太史慈去,毕竟自己是江陵主将,而太史慈算是协助自己守城的,所以让他去,其实是最为合适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于说刘琦,那魏延是想都没想过,毕竟其人算起来,虽说是刘备的晚辈,但是同样儿也是他们一方的客人,所以这事儿哪有让客人去当援军的。因此,对于刘琦,魏延确实是没想什么,他就是想了一下,到底是自己去好,还是太史慈去更好。
 
    而最后他所想的,心说还得是自己前去更好,至于太史慈,那么正好就让他来当这个江陵的主将吧,这个可谓是一举数得啊。为什么魏延是如此认为呢,这当然是有他这么认为的依据的。
 
    因为魏延知道,当初太史慈在襄阳被马超凉州军打败后,带着残兵逃到了将领,最后跟着自己一起守御此城。说起来他太史慈无论是资历还是武艺,自己都认为对方都比自己强,自己也承认这个,清楚这些。
 
    但自己却是自己主公亲命的江陵主将,所以他太史慈也得归自己辖制,要不然就别在江陵待着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自己也看得出来,更是感觉得出来,刘琦因为是客人,而且还是自己主公的子侄,所以他在江陵,其实也没什么。
 
    但是太史慈,他绝对是不服,因为他认为很多方面都比自己强,但是自己一直都是江陵主将,他就只能是当个副手,所以他自然是不甘心。但是自己主公一直也没有其他的命令,所以如此的情况就一直持续到了现在。
 
    那么如今这个时候,自己正好可以趁此机会,带兵离开,去沙场立功。而他太史慈太史子义呢,也可以如愿以偿地当上这个主将了,如此难道还不值得去这么做吗。反正魏延他认为是没有问题,这样儿的话,最后太史慈只要同意,那么就是皆大欢喜的局面,不是吗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是对太史慈说道:“不知道子义将军以为,如今该如何去做?”
 
   
 
    太史慈一笑,说道:“自然和文长之前所说一样儿,派援军去武陵!”飄天文學,
 
 
第四七六章 江陵城二将对话(续)
 
    “自然和文长之前所说一样儿,派援军去武陵!莫非文长此时改变了主意不成?”
 
    魏延一听,是连忙摇头,心说不至于吧,你和我虽说关系没那么好,可却也没有那么差吧,你太史子义的话,可是要毁我啊!
 
    虽说心中如此想法,但是表面上,魏延他还是说道:“哪能哪能啊!子义将军,我的意思是说,这去往武陵的援军,到底谁去合适?”
 
    太史慈一听,谁去合适?难道不是让我去?太史慈这个时候,他却是有些不太明白了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热门小说网www.Remenxs.coM]因为作为江陵的主将来说,自然是他魏延魏文长说让谁去,谁就得去,这都不用多说了。不过这个时候,魏延却是没有直接说,而是问询自己,和自己商量,这他是要做什么,难道说……
 
    所以太史慈稍微疑惑了一下之后,便对其问道:“不知文长以为呢,谁去最为合适?”
 
    魏延听了太史慈的话一笑,然后便说道:“子义将军不瞒你说,我意自然是我去!”
 
   
 
    太史慈一听,是眼眉微挑,再次问道:“不知文长,此言何意啊?”
 
    太史慈那意思也就是说,按道理不是应该我去吗,怎么这又变成是你去了?当然这话他能这么去说吗,因此就有了上面的话。
 
    魏延则说道:“以前就听闻凉州军如何如何厉害,可是却也没怎么见识过。而如今。这却是一个大好机会,对我来说。便是如此!所以这带援军去武陵,我自然是当仁不让!”
 
    太史慈一听。是不住点头,但是他又问了,“那么既然如此,这江陵怎么办?”
 
    交给刘琦的话,那肯定是不可能了,所以太史慈他其实是想到了什么,不过却还是问了这么一句,毕竟能得到魏延的确定,这才算完。(wwW.qiushu.cc 无弹窗广告)
 
    果然。就听魏延说道:“江陵的事儿,便交给子义了。其实这主将,本来就应该是子义来担当,我都明白!”
 
   
 
    对魏延来说,哪怕自己立功了,但怎么说都是初来乍到。而人家太史慈,不止是功绩不少,而且跟随自己主公,那也是有年头了。绝对是汉军中的老将,可不是自己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不管之前因为什么,自己成了江陵城的主将,之后太史慈来了。自己主公也没更改。但是如今,自己也正好是趁此机会,直接带兵去武陵。这儿就交给太史慈,比什么都强。所以这样儿的事儿。自己也不吃亏,这又何乐而不为呢。
 
    听魏延这么一说。以前对魏延的不满,可以说如今已经是消散一大半了。本来太史慈其人,肯定不是一个小气的人,之前是有过一些想法不假,但是仔细一想,这魏延在江陵,可以说也是尽职尽责,任劳任怨,而且本事也不差,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。
 
    如今看起人如此上道,太史慈自然也是要给他面子的。本来的吗,人家给你面子,你自然也会给对方面子,这都算是相互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太史慈这个时候是赶紧谦虚了几句,最后说道:“这,江陵城如何,还是让主公来定夺更好!”
如此的话,他只好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就‘恭敬不如从命’了,如此,我太史子义自然是当仁不让!还请文长放心,一切便都包在我的身上!”
 
   
 
    本来以太史慈的意思,就是自己带着人马去武陵,这样儿也不是不好,毕竟自己能立功,自己主公最后估计还能委派自己去其他更为重要的地方,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。
 
    但是听了魏延说了这些之后,他确实是改变了主意了。毕竟这江陵的主将,那可以说一直都是自己想要争取的,不过一直没跟自己主公说什么,什么口信通信,都没有。自己就是想着,有朝一日,自己主公能让人来通知,给魏延个书信什么,让他去别地方,而让自己来做这个江陵主将。可惜的是,这一直也没有什么动静,还是人家当着这个主将。
 
    不过就在太史慈也不怎么抱太大希望的时候,这一切都已经峰回路转了,这自己终于是要成为自己那梦寐以求的江陵主将。至于说魏延,他想带着人马去立功,那么就随他去吧。只有在真正见识到凉州军的厉害,他才能知道,就他那点儿本事,依旧不会是人家凉州军的对手,不信就走着瞧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这绝对不是太史慈抬高敌人,而贬低自己一方。实在是他也没有太大太多的信息,就魏延带着人马,就能抵挡得住凉州军。
 
    是,他也承认魏延的本事。但是和人家凉州军一比较的话,还是他不行,太史慈没认为自己是“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”,而是想着事实,情况本来就如此。自己终究是跟马超凉州军打过交道的,而且也不仅仅是一次,就看到他们的时候,就不知道几次了。可魏延呢,终究是没有什么对敌的经验,尤其是对付马超的凉州军,所以……
 
    不过虽说太史慈如此想法,可他却也知道,自己主公肯定也向其他地方求援了。比如说北方的霸主曹操曹孟德,占据江东和交州的孙策孙伯符。这在太史慈来看,就算魏延奈何不了马超的凉州军,但是己方和兖州军还有江东军的联合,可是不怕马超什么,看他马超到时候如何抵挡这些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对此,太史慈却也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地方。虽说他也不是说,就一点儿都不想看到魏延吃瘪什么的,但毕竟都是自己人,所以要是魏延吃亏,他认为自己这脸上,肯定也是不好看。而且他魏延丢人的话,那丢的可不仅仅是他自己的人,还有整个汉军所有的脸面,其实都给算进去了。
 
    因此,太史慈他当然不会高兴,而此时魏延则是笑道:“对了,如此就对了嘛!子义将军,这江陵之事,便拜托给你了!今日我倒是不会离开,明日,我与那信使,一同带兵离开,去武陵!”
 
    太史慈点头,不过他却还是说道:“文长,马超马孟起成名多年,其人凉州军,那更是天下强军,所以切记不可轻敌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